性教育代言人丨时不可以苟遇,道不可以虚行

2018-11-05 13:09:31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作者:黄小虾)

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也是一名心理咨询师。

本来与性教育扯不上关系的,但因为生了女儿当了妈妈,也就奋战在各种如何当好父母的学习课堂上。

我开始关注性教育是因为作家林奕含写下《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后自杀这个事件。

2017年6月很荣幸的参加了一个性教育工作坊,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不计较时间,不在乎精力,只为了普及性教育,那是怎样的一种使命感!



   1
防性侵只是性教育中很小的一部分


2017年多起猥亵性侵儿童事件引发公共舆情,林奕含的事件还没结束,就爆出南京高铁南站女童被当众猥亵,同时重庆某医院候诊时姑父当众摸女童下体,三色幼儿园事件的真真假假,最让我痛心的是浙江奉化被性侵的16个月大的女婴,还穿着尿不湿。

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发布,2017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例378起,平均每天曝光1.04起。

如果起初的我接触性教育,那只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我的女儿,以为性教育最重要的就是防性侵;可是后来的我才知道防性侵只是其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更是明确了这一点。

图片关键词


   2
成长中缺失的性教育


在我的整个成长过程中,性不可谈不可问。

由于父母老师都没有接受过性教育,所以,在我特定年龄段需要支持和帮助的时候,没有人给我正确的引导。

比如说,小时候撞见做爱的父母,他们没有给我任何解释,只是把我支开;

初中,对异性有好感,我的母亲只会严厉地威胁和禁止,只能偷偷的恋;

大学面对苦苦等待的初恋突然移情别恋时,痛苦不堪的我不知道如何面对;

我步入婚姻时,父母并没有跟我讨论,怎么在婚姻里扮演好一个妻子、媳妇儿、孩子的妈妈;

我的父母离婚了,受到同学们的嘲笑,我低人一等,我自卑。

30年来,平凡而坚硬地长大、工作、结婚生子。

学习性教育的近一年来,我感知性、了解性、悦纳性,我认识自己、悦纳自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信、关怀与爱。我以为我在谈性,慢慢的我发现我谈的不是性,不仅仅是两性,而是生命的感恩、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尊重与协商、理解与认同、爱和被爱。



   3
我的身边发生着什么


一个来访者青春期的时候撞见父母做爱——后来患了焦虑症。家长以为孩子随着年龄增长慢慢会明白,不用去和孩子解释;家长也以为只要不说明白孩子就不知道。可是父母赤裸在床上这个场景一直留在她的脑海中,每当父母吵架的时候她就会回想起父母做爱的场景,觉得父母恶心;当父母要去睡觉的时候,她总是控制不了自己去想她看到的场景;当他出门时总是害怕突然把自己的衣服都脱光;正值青春期的她无法理解爱,无法接受这样的一种情感表达方式,更无法接受身边的人亲近自己。我曾试想如果父母接受过性教育,及时给了孩子解释和安抚,孩子会不会能更好的完成过渡。


一位患者,从小由于爸爸妈妈忙于生计,一直都是和爷爷奶奶居住。不仅见面少,而且父母重男轻女,自从有了个弟弟之后,母亲更是对她没好脸色,从小她对妈妈都有些怨恨。无论是学校还是家庭,她都没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时间越长,女孩越不平衡,越感受不到爱,越是怨念。因为缺乏关注和爱,她急需一个人的出现,来给予她爱。刚步入大学她就和一位大叔网恋了,彼此什么都说,她找到了一个愿意关注自己并愿意在自己身上花时间的人。在两人互相发照片后,(也许女孩的相貌没有达到对方意淫的高度)对方开始冷落女孩,最后失联了。

以为不被需要,以为自己不能拥有爱,充满了自我否定,幻觉、狂躁相继在女孩身上出现,不得不入院治疗。 如果父母接受过性教育,能够及时给予女孩爱和关注;如果女孩能接受性教育,懂得爱与被爱,那么是不是也能拥有爱以及放手的能力。


一个高中生,持续性的不明原因下肢水肿,反复就医都没查出原因,等显怀之后才发现,哦,她怀孕了——如果我们学校教育里多一点性与生殖健康,安全的性行为。


一个小学高年级女生第一次来月经之后很害怕不愿意上学了,她的解释是:“都出了这么血,快死了还去上学干什么?”


类似的事件还有很多,即便这样,当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给我们带来那么好的性教育教材时,却被家长断章取义的指出尺度大;所以,最应该接受性教育的或许并不止我们的孩子。



   4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第一次忐忑不安地跟同事们强调性教育的重要性到现在,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去当地某小学讲性教育课时,同学们在前期调查时的种种疑问

“青春期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乳房大真的是一种疾病吗?”

“如果隐私部位被别人该怎么办?”

“早恋,喜欢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怎么办?”

“早恋会怎样?调查这个干嘛?好恶心啊”。


即便刚开始做性教育时我遇到了种种的困难,第一次去当地某学校和校方交涉的时候,面对校长的质疑

“被性侵的孩子一般发生在农村或者城郊吧”

“我们学校做的比较好,异性老师和学生谈话时都要求在敞开的地方”

“我们学校的学生都要求家长接送”

我没有足够的科学数据来说服她,只能举出为数不多的几个例子,后来用前期对同学们关于青春期性生理知识及心理知识的调查问卷说服了校方。

当校方看到课件里关于自慰的知识时删掉了这一部分,她的担心是

“如果没有自慰的同学知道了这个知识后开始自慰了怎么办?”

“你这是带偏我们的孩子呀”

为了顺利的开展那次活动,我只能尊重校方的要求,先删掉这一部分,但是我知道这个担心就类似“学习了性交是怎么回事就会去发生性行为”的问题,即便《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给出的循证数据表明,接受性教育并没有让首次性行为的时间提前。但是,怎么让我们的老师和家长了解并且相信这个数据,这或许是我们每一位性教育老师都应该去思考的问题。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在性教育的路上,一定还会遇到更多的质疑和非议,但我是医学与心理学科班出生,我希望能利用自身优势,迎难而上。



   5
时不可以苟遇,道不可以虚行


孩子们似懂非懂,可能一不留神就可能被带偏,他们有很多的疑惑和矛盾,而他们从哪里才能得到正确的引导,性教育这一课,孩子们太需要。没有固定的课程,我就开公益课,没有固定的场所,我就去社区,没有同伴,我就孤军奋战。

性教育在路上,

时不可以苟遇,道不可以虚行。






邮箱:info@niwo.org.cn;电话:010-84854988